当妈12年我终于明白天下的妈妈都是被自己吓死的!

我给子觅报了假期的网球训练营。卢先生去接她,回来给我说:“教练夸她了,说训练的时候,常把她拎出来,单练。”

我听了之后,眼睛睁大了一圈,一叠声地问:“单练?是她不听话吗?还是水平太差啊?”

卢先生反驳:“话听全了吗?因为她水平好,单独给她一些别人做不了动作啊!”

“哦哦哦,”我点头,我不是没有听到前面那句,只不过老母亲已经习惯了先往坏处去。教练夸她,那不错啊,子觅的那个小教练我可认识,长得跟阿波罗一样,金发碧眼,但教起课来却是非常严格的。

我的笑纹儿还没泛起来,转念又沉了下去:“她打得好,不是应该的吗?这是暑期班,其他孩子估计没学过网球,她只是显得好吧……”

我本来想反驳他:“我说的都是事实啊”,可一转头,看到子觅充满期望的眼神,我赶快换了一个表情说:“教练表扬你啦,真的是好棒!好棒啊!”

可我的表情太浮夸了,换谁都不会信,子觅继续努力地说服我:“妈妈,你看我今天打赢了Adele,这是奖品。”

“嗯哼”,她仰着头说:“我打败了Adele好几次,只不过平常教练没有奖品。”

Adele和子觅同龄,平日一起学球,子觅因为胳膊断了,落了好多课,Adele一直在上课,而且长得也比子觅高,所以能打败Adele,还是很有衡量性的。

想到这里,我终于被真正说服了,拍拍子觅的头说:“原来你真的会打网球啊,我还以为你就会去晃晃。”

这个世界上,最能心意相通的莫过于母女,子觅非常能分辨出我称赞的真实性,得到了我真心地夸奖,她一跳一跳地跑开了,全是得意。

我看着她的小背影,突然间在脑子里,横空浮出一个念头:“这个Adele是平常跟你一起练球的Adele.S吗?”

这话,我没有说出来,被我自己恨恨地掐住了,甚至浮出这个念头,我自己都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!然而当娘的焦虑,比什么都根深蒂固,化成灰也如影随行。

法语写错?我懂,语法真的太难了;中文不会写?电脑时代现在都用拼音;数学算不出?放心,有我的基因,后劲儿一定十足;比赛被淘汰了?能参加就很好了呀;跟朋友不开心?那小孩真的太小气了……

可妈妈看娃,看到的永远是世界的终点。遇到啥事儿,还没开始呢,我就已经举一反三,从四直接蹦到八九十,世界就开始坍塌了。

天哪,会不会被留级?留级估计就要被赶出中文班了呀!出来的话,还能进得去么?进不去,那怎么办?申请别的学校么?那岂不是要搬家,要不怎么送孩子……

天哪,她有骂你吗?有打你吗?她会不会给你捣蛋?如果她恶意攻击你,哪怕就是嘲笑你,你也一定要给妈妈说,或者去告老师!

好吧,我承认我是一个从骨子里开始悲观的女人,但讲真,中年女博主做了这么多年,我认识太多中年妈妈们了,大概能分成三种:

讲真,那种每天元气满满,自信满满,真的不胡思乱想,瞎操心的妈妈,只能存活在空气里吧?

焦虑对妈妈来说,只能共生无法治愈!因为妈妈的焦虑根源,就是爱呀!爱越深,焦虑越深,越巴望着孩子好,就会越患得患失。

所以,要求妈妈把焦虑减少一分,大约就是在要求妈妈,把对孩子的爱减淡一分!九月怀胎,十月分娩,一把屎一把尿,自己身上肉变出来的孩子,为娘我,真的做不到啊啊啊啊!

初夏去度假,我买了一些平日不许孩子们吃的“垃圾食品”:棉花糖、水果糖、薯片、可乐和好几大盒冰淇淋。买的时候,我在心里犹豫,这不就像老鼠掉进米缸里,两天都给我吃没了?

可让我大大没想到的是,整整一周到最后一天了,我才发现,薯片还剩三大包,棉花糖吃了四分之一,水果糖根本没有打开,冰淇淋也剩下好些。

最后那天早上,我不得不给孩子们说:“今天早餐一起吃冰淇淋哦,我吃一个,你们一人吃两个,能吃三个的,再奖励一个。”

是孩子们,用事实在我的心里安放了一小块坚实,原来,她们真的并没有我想得那么毫无节制。

思迪去年上了初一,这一年全级孩子都会接受三次英语考试,选28个同学,初二可以进英语快班。

每个家长,也包括我,当然都巴望着自己孩子能进去,虽然没给思迪说,可心里早就给自己找了一堆说词:我们是国际学校,比起人家德国,荷兰或者北欧家庭的孩子,英语一直都不是咱们中国孩子的优势,所以进不去,就算了吧。

前两天,思迪拿Ipad看了一下,突然尖叫起来,班上有个同学说,她收到了进英文快班的学校站内信。

思迪摔下IPad就往电脑前跑,我也凑过去看见思迪进了学校的网页,很明显,右上角站内信的位置,没有红点提醒。

我心说:“完了。”在脑子里拼命地转,等下到底该怎么给思迪说,是鼓励还是安慰?

她急急忙忙地往外退,输密码再进,紧张地操作了三次才进去,她进了英文快班!

我们四个人开心地拥抱在一起!对妈妈来说,自己的孩子好,是比自己好,更有幸福感的事实!

通过这一件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让我终于可以直面一个当妈的道理:我们自己养大的,我自己觉得不行的孩子,真的没有自己预估的那么不堪和软弱!我们对于孩子所有的不相信,其实不相信的,是自己!

如果人生就是一场修行,给人当妈,与其说是在修行孩子,其实根本就是在:修渡自己。

让自己变得耐心、包容、宽大、坚强、独立、让自己从一个步步惊心,怀疑人生的胆怯少女,变成一个高视阔步,顶天立地的成人,时刻能够保持笃定与坚持。

思迪去参加了省里的游泳比赛,小姑娘赢了一个铜牌回来。我是真的真的高兴,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作为鼓励,可抱她的时候,我还是不能自已地浮出一个念头来:应该是这次比赛在暑假里,很多人不参加,思迪才能赢吧?

路漫漫修其远兮,就是对于弱小无力的妈妈们,也不是一挥而就的事儿,道理我都懂,目标在前方,而修行的道数,我努力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